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    忘了,是怎麼走進去的,只知道,那一天,學長拍拍我,我感覺到一種,不得不的感覺,於是,我就這麼走進來了……。

   

    學校的生活,想起來,還是挺有趣的!說到我那兩位美麗的學伴,那可是羨煞了小猴子他們;只是,唉!名花有主,任憑我是再怎麼近水樓臺,也不可能得月的,……。

 

    當然,其實還有身高的問題啦!我之前說過了,我有一個學伴,身高大概一百七十以上;真是的,人家我也只有一七幾而已啊!

 

    不過,家世差異懸殊,也是我無法高攀的理由之一啦!真是,睡歸睡,不要亂作夢啊!

   

    啊!一直忘了提到,關於我的生長環境,……。

 

    叮咚!叮咚!

    是誰啊?一大早就來打斷我的回憶,搞什麼啊!

    「喂!黃魚!快開門啦!」

    「什麼啦!滷蛋!你有病喔!現在才幾點?」

    「什麼幾點!我已經快出國了,想到,就不能來看你一下喔!」

    「那看過了,你可以走了!」

    「喂!沒禮貌!怎麼樣,最近,好嗎?」

    滷蛋邊說,頭邊點了一下,想必,他的眼角,已經掃到了那一堆補習班的講義上了。

   

    「沒什麼啊!」

    「什麼啦!你還要再考嗎?」

     隨緣啦!」

     什麼跟什麼!黃魚!你頭殼壞囉!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啦!」

     就……!」

 

叮叮叮!叮叮叮!叮叮叮!

 

「等一下!我先接個電話!」

 

「喂!爸!什麼事?」

「你準備的怎麼樣?」

「還好啊!」

「唉!我和你媽是想說,要不然,你下個禮拜和我們一起回阿公家,然後,我們去請示關聖帝君!」

「爸!不用啦!」

「啥咪耶不用!我們的關聖帝君那麼的靈驗,要不然,每年的那些蜂炮,是綁假的嗎?」

「爸!就不用啦!我自己會念啦!」

「不行!你下個禮拜一定要跟我們回阿公家!人家說:也要人,也要神!聽我的,就沒錯了!」

 

聽他的就沒錯了?

我心裡想,當初要不是聽他的,我怎麼會淪落成流浪教師,年年都要考試,年年都要這麼煎熬……。

 

「喂!阿宇!你有在聽嗎?」

「有啦!」

「我跟你說,我們一起誠心去跟關聖帝君請示,如果,真的今年就考上正式的,我們就連綁三年的蜂炮來答謝。」

「喔!」

 

其實,心裡面,很不想回去的,因為,關於考試,該說是窄門難進,還是因為,現實與心理的壓力?自己真的想當老師嗎?

怎麼,都到了這個地步了,我還是連自己想做什麼工作,仍然,半點頭緒都沒有!

 

「喔什麼!知道了沒!下禮拜要回來嘿!」

「知道了啦!爸!再見!」

 

「喂!黃魚!你爸喔!」

「嗯!」

「又是叫你去拜拜喔!」

「對呀!這次,更慘了!」

「什麼?」

「是叫我回鹽水,去跟關聖帝君請示。」

「嘿!這個好啊!如果考上了,連綁三年的蜂炮!到時候,我們再和小猴子他們一起去炸個痛快!」

「好什麼!要是,連關聖帝君都認為我考不上了,那到時候,我該怎麼辦?」

「所以囉!我才要問你啊!你到底有什麼打算啊?」

「我,我也說不上來,心裡面很混亂啊!」

「那我不逼你!但是,騙得了自己,也騙不過神明吧!」

「滷蛋!」

「喂!廁所借一下!怎麼突然肚子痛?」

「喂!不要把我家的廁所弄得亂七八糟喔!」

「屁啦!你以為,我還是當初那個不知道怎麼穿褲子的國中生嗎?」

「好啦!快去!快去!」

 

回頭想想,滷蛋這個人,他的變化真的好大喔!

從我認識他的第一天說起,當時的他,還是一個不知道如何擤鼻涕,鼻涕總是流滿兩條袖子的國一生。

「喂!滷蛋!鼻涕擦一下!」

「喔!」

只見他用著已經黑到不行的袖口,然後,豪邁地往臉上一抹,鼻涕是離開了他的臉上,但也因為這個動作,而揮到了其他的同學,以及他那髒到不像樣的制服上面。

「老師!林子源他又亂甩鼻涕了!」

 

該怎麼說呢?當時的滷蛋,看起來笨笨地,又有點手眼不協調,還常常有讓人懷疑他智能發展遲緩的情形出現。

還記得,有一次的體育課,我們正在做體操……。

一二三四,五六七八……!

「嘿!滷蛋!你褲子快掉了啦!」

「什麼?」

「滷蛋!拉一下褲子啦!」

「什麼?」

這時候,體育老師也發現了,滷蛋的褲子,他走了過來。

「林子源!你的褲子拉一下!」

「老師!什麼?」

體育老師早就已經很習慣,滷蛋這種搞不清楚情況的情形了,於是,他說。

「黃宇!幫他拉一下!」

 

當然,我也就乖乖地按照老師的吩咐,幫滷蛋把褲子穿好;但說起來,那種感覺,還真是奇怪,當時都已經國二了,男生幫男生紮衣服、穿褲子,天呀!又不是幼稚園!

 

可人生的際遇,真的是太匪疑所思了;當年,那個小小圓圓黑黑的滷蛋,現在,已經長到一百九了,看他那高高瘦瘦的樣子,早就已經不再適合叫滷蛋了!

而且,明明也才只是一眨眼的時間,當年參加『拒絕上高中聯盟』的滷蛋,後來竟然也上了高中的第一志願;三年後,那場號稱有史以來最簡單的大學聯考,也讓滷蛋矇上了醫學系;怎麼,就這麼奇怪!我們認識有那麼久了嗎?才那麼一轉眼,他就要出國去進修了……。

 

而我呢?我的背景和他又是那麼的相像,但是,我到底在做什麼呢?

 

說起我和滷蛋的家世,都是差不多,幾乎一樣的,……。

 

我們的爸媽,都只有高職學歷,我們的哥哥也是念技職體系,我們都上了大學,只是,他是人人稱羨的醫生,而我,則是人人投以同情眼光的流浪教師。

 

我們一樣,老家都在南部,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,所以,才搬來北部定居,我們一樣都考上了中部的大學;還有一點,我們一樣,都很沒有女生緣。

 

不過,這絕對,不是因為我們長得很抱歉喔!實在是因為,我們都太自以為幽默了。

 

還記得,迎新活動時,學長姊,約我們在火車站的速食店;我是有聽說,別的學校,分區迎新時,似乎,有約在比較好的地方啦!不過,可能是師院吧!所以,要有刻苦耐勞的形象!

 

不過,這不是重點,迎新活動最重要的,就是認識一下同學跟學長姊。於是,自我介紹開始,誰是重考生;誰是文化大學念不下去,才又重考的;誰是誰的鄰居;誰是誰的直屬學長姊;……。

 

就這樣,一陣自我介紹之後,大家就開始詢問,宿舍、交通、課程等等的問題,而學長姊們,也是很熱情地一直介紹、一直哈啦,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,我對於我的其中一個學伴,也感覺比較熟,啊!忘了說,我美麗的兩個學伴,一個是南部人,一個跟我一樣是北部人。

 

我想說,就趁這個機會,好好地留下一個好印象給我美麗的學伴,於是,我開始展現我的體貼,……。

「好想再吃一隻雞腿喔!」

我見機,馬上說。

「我幫妳去叫!」

「可是吃那麼多又會胖!算了,還是不要吃了!」

於是,我靈機一動,拿起了漢堡的包裝紙,馬上,摺一摺,就弄出了一隻雞腿的樣子。

「我說,這個雞腿請妳!」

只見,我學伴接過雞腿之後,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,才回我說。

「同學!你還真厲害啊!」

然後,她笑了,我也笑了。

但是,她又說。

「學伴!你很可愛!很適合去教幼稚園喔!小朋友應該都會喜歡你才對!」

 

從此,大家開始傳說,那個丙班的黃魚很幼稚,甚至,過了不久之後,他們還送我一個男版Hello Kitty的封號,就這樣,黃魚,性向不明的謠言,就這樣漸漸地傳滿了整個校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unshinetoday168
  • 人都是會變的,人比人氣死人,就像故事中說的黃魚跟滷蛋,不過黃魚能用包裝紙摺出一隻雞腿,這是很厲害的特技啊! 怎麼會牽扯上了性向不明的傳聞? 繼續往下看...
  • 發現了嗎?因為他長得不夠高也不夠陽剛~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10/09/28 14:4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