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    難道,我真的只是,因為討厭和自己一樣倔強的人?

   

    還好,都只是一場夢,我以為,我回到了那年的大二;直到,滷蛋匆匆忙忙地從廁所裡跑出來,……。

 

    「喂!你們家的馬桶,怎麼有怪聲?」

    我剛從夢境裡醒來,望著滷蛋,我有些不太清楚目前狀況的疑惑。

    「喂!黃魚!你家的馬桶啦!喂!」

    滷蛋劇烈地搖晃著我的頭,我終於驚醒了。

 

    「幹嘛!仗著自己高,就隨便欺負人喔!」

    「不是啦!黃魚!有怪聲啦!」

    「屁啦!你以為,我租到什麼樣的房子喔!」

    「不是啦!也許是馬桶不通啊!」

    「那這你就要負責了啊!是不是累積好幾天,才來我家解決啊!」

    「哪有!我都有按時排便啊!我是醫生欸!」

    「喔!好啦!我去看一下!」

 

    剛驚醒,就聽到這種怪事,什麼怪聲啊!我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向了廁所,總覺得有些彆扭不自在,而滷蛋,則是緊跟在我的身後。

 

    「哪裡啊?」

    「就我沖水的時候,有咕隆!咕隆!很大的聲音,像是什麼東西卡住一樣。」

    「那是水箱,還是馬桶水管的聲音啊?」

    「嗯!聽起來像是水箱被撞到的聲音!」

    「喔!我看看!」

 

    當我將水箱的蓋子搬開,裡面,早已因為使用多年,而有一層類似蘚苔類的東西吧!搞不清楚!伸進去時,水箱裡還有些滑滑的感覺。

 

    我檢查了鏈子、浮球,都沒有問題啊!於是,我就叫滷蛋來看看。

    「喂!哪裡怪怪的啊?」

    「嗯!我也不知道啊!」

    「拜託!」

    「嗯!要不然再沖水一次啊!」

    「你搞什麼啦!」

    我邊抱怨,但還是遵照了滷蛋的建議,我按了一下沖水開關。

 

   「你看!什麼聲音都沒有啊!」

   「怎麼會?」

    滷蛋往水箱裡又仔細地瞧了一下。

    咕隆隆!咕隆!咕隆!

   

「咦?真的有聲音耶!」

「黃魚!你看啦!那個寶特瓶是你放的嗎?」

「對呀!為了省水啊!」

「你看!那個旁邊有亮亮的東西耶!好像,就是因為水流的關係,那個東西,就一直撞到水箱的底部。」

「哪裡?我看看!」

「唉呦!看什麼!伸進去撈撈看啦!」

滷蛋在一旁開始指揮了起來,我有點不太願意,但是,自己又有些好奇,那到底是什麼東西;於是,我鼓起了勇氣,便把手伸進了水箱的底部。

 

好像是鍊子的感覺,但我又怕會拉壞什麼零件,為了確定,那到底是什麼東西;於是,我把寶特瓶拿開,又將水箱裡的水放掉。

 

「咦?這個是?」

我將東西拿出來時,滷蛋也看見了那樣東西。

 

「這不是你送魷魚的項鍊!」

滷蛋先發出了聲音。

而我……,我卻好像失憶了一樣,握著這條項鍊,許久,都沒有說話。

 

但耳邊,卻一直複誦著滷蛋的聲音。

「那不是你們大二時候交往,你送她的東西嗎?」

「那不是,……?」

 

我大二的時候,……。

 

「什麼要期中考囉!要背完第一本行政管理學的教科書!」

我幾乎是大叫了出來。

當我們還在煩惱期中作業時,學藝卻帶來了這一個恐怖的消息。

 

「不會吧!我的心理研究報告都還沒交耶!萬一,我每一科都被當,那該怎麼辦!天呀!」

「喂!樓上的學弟!不要亂叫啦!別人還要念書欸!」

我還是忍不住,又哀嚎了一次。

 

而同是室友的阿熊,向來就只會說風涼話。

「拜託!黃魚!你被當,可以延畢啊!反正,你不是還沒有想到要做什麼嗎?」

「拜託!你才去延畢啦!」

我趕緊回擊。

 

「拜託!我說同學!你們不會把作業先寫完嗎?起碼有交作業,就不會被當啊!」

說話的是,我們班的班代,還是他說的話,比較有建設性。

 

不過,因為,平常就有點小懶惰,真要趕這麼多報告,我想,我這一個禮拜,大概都不用睡覺了。

 

隔天,帶著熊貓眼的早晨,只有睡兩個小時的我,一臉臭臉;隨便翻了一下課表,第一節,是統計學,教授,一樣,是我最討厭的中年男子。

阿熊常說。

「黃魚!你很正常啊!討厭男的,總比討厭女的好吧!要不然,我可得跟你保持距離了。」

阿熊邊說,還邊做護胸的動作,真讓人覺得無聊、幼稚、三八,真想裝作不認識他了。

 

「又是統計學!老師根本就在跟天才上課嘛!」

我無奈地坐在教室裡,吼了一聲。

 

關於統計學的教授,可不是,只有我這麼說而已;每一個被他教過的班級,大家都是這麼反應的。

 

「啊!又是統計學!」

那時,已經上課了,就在我不耐煩地吼了一聲之後,教授走了進來。

他旋即問我。

「有什麼問題?」

可能是熬夜吧!我心情有點不好,正確來說,是非常不好;不過,我無意頂撞老師,我只是,真的想問個問題。

我先是愣了一下,便隨手翻閱著課本,然後,我問老師說。

「什麼是估計?老師,你可以再解釋一下嗎?」

同樣,教授那天,心情也許,也很不好吧!

他冷冷地回說。

「都要考試了才再問!何況,我上課時,已經說的夠清楚了!」

我也冷冷地回說。

「下禮拜才考試,所以,更要趁現在,把不是很清楚的地方都弄清楚啊!」

教授點點頭,便解釋了起來。

「這個百分比區間估計,可以用來了解百分比例的問題,……。」

接下來,老師又是開始寫著公式,可我記得,老師根本就沒有解釋過公式的由來。

 

於是,我又發問了。

「老師,那個面積那裡,我聽不太懂!」

教授,看來心情也是相當糟,他很生氣地回我說。

「面積,不懂?你上課沒在聽啊!還是,你之前都沒來上課,大家都聽得懂,就你不懂,你是不是要故意找麻煩啊!」

「我沒有啊!我就聽不懂才問的啊!像是信度、效度,我也是覺得有點想不通啊!」

「哎!你這個學生!課都上一半了,你卻連基礎的都不會!你不用考試了啦!」

 

我一聽,當時,覺得很生氣;明明就是老師都不會教,還怪我找碴!

就在我又想說話時,阿熊拉拉我,示意我不要再講了;而坐我後面的班代,也小聲跟我說,他下課後,會教我。

 

但我還是有點生氣,於是,我又請老師再解釋一次區間估計。

 

當然,那次期中考,可想而知,我考得很慘,而且,不只是那一科,……。

 

期中考之後,我猜想,我大概會被當兩顆了,一科是統計,一科當然是行政管理;我向來就不太會背書,似乎,總覺得腦袋空空,不容易記住東西一樣。

 

考完試的那一天下午,我氣憤地在國中班版上,大罵了田老師跟統計老師一頓;其實,只是想發洩一下而已,畢竟,自己的確是有些不夠用功,……。

 

「那不是你們大二時候交往,你送她的東西嗎?」

我送她東西?

也許,事情,就是這樣開始的;但我和魷魚,我們不是好朋友嗎?怎麼,突然會有追求她的想法?我是真的喜歡她嗎?還是,只是,因為有些難過,……。

 

我記得,期中考後的星期六,魷魚看我心情不好,便打了電話約我出去散散心;當時,真的覺得感動吧!被人關心的感覺!真的,是因為這樣嗎?還是,其實,我對她,早已經有了不一樣的感情,在心裡滋長……。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unshinetoday168
  • 愛情、學業一旦糾結在一起,就很容易亂了套!
  • 但是青澀的愛戀,總是無預警地發生,令人感到一絲年輕獨有的惆悵~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10/09/28 14:4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