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都是ET,亂說話, 害我一整趟車程,都得坐在他那,疑是火星基因作祟,而膨脹如熱氣球的大頭旁。只見,他還不時側頭過來,「嘿,學弟這給你吃。」。

   

    那一趟火車的難熬,坐在外星人旁邊的尷尬,面對阿熊和魷魚聊得很開心的場面。我以為這就是我人生中,最難過、最無法動彈、最想逃避的一天了;那像是一種懲罰,像坐在電椅上,每一個細胞的憤怒,都無法表達,就只能繼續坐在位子上,看一個個細胞,含著不甘的死去。

   

    我是什麼樣的心情,我又能有什麼樣的理由生氣?我是討厭阿熊的騙局,還是討厭學長的猜測?我是受不了,只有自己是沉默不語,還是,我當真很在意魷魚?

 

    原來,那並不是我最想逃避的一天?

 

「黃魚!你不要裝喔!每次都逃避,快說!項鍊是怎麼回事?快說!黃魚!」

「要我說什麼?」

「項鍊啊!」

    

     現在的情形,比宣判有罪還恐怖,因為,一切都還沒開始,……。

 

     滷蛋的話,還是瘋狂一股腦地打在我的身上,像酷刑,卻還攻不下我的心防;像大雨,卻仍洗不清我依然混亂的心情。

   

     大二的那天,一到墾丁,大家就往租車行衝,七嘴八舌地總算談好了價錢。只見,我學伴們,都各自牽著男友,跨上了機車;連大頭妹也丟了頂安全帽給小娘娘,小娘娘則是很秀氣地坐上了大頭妹的機車後座;而康樂也跨上了班代的機車,準備往海邊出發;這時,我才覺得,我幹嘛要來,大家都一對對的,我真的是太自找沒趣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我學長拍了拍阿熊,於是他們兩個人也準備出發了;眼下,不就只剩我和魷魚了!哇,本來是沒有怎麼樣的,不,是我真的不覺得怎麼樣,可是,只見學長和阿熊,眼神都怪怪的,又好像在暗示我些什麼的,我就覺得渾身都不舒服了起來。

 

魷魚倒是好心,她趕緊牽著機車,就說她要載我。於是,我也只好裝做若無其事的,便載著魷魚,往海邊出發了。

 

「你是要追誰啊?你學伴嗎?可是,她們都有男朋友了啊?」

魷魚坐上車之後,沒多久,就講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,害我差點昏倒去撞樹。

「沒有啦!」我極力撇清。

「要不然,你在不高興什麼?」

「我沒有不高興啊。」

「可是,你從坐火車開始,就怪怪了耶?」

「沒有啦,可能是沒睡好啦。」

 

亂講話,真是我的專長,我一邊騎著機車,一邊明明還在氣阿熊,卻又可以淡淡地邊了一個無聊的謊話。

 

魷魚沉默了一會兒,看來,她覺得我沒說實話,她有些覺得失望,又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。

 

我則有點覺得自己豬頭,幹嘛要一直在意阿熊和學長白痴的想法,我只要覺得自己沒有就好啦。

 

想想,我剛才似乎對於魷魚太冷淡了,於是,我稍微把頭側向後座,大聲地說著。

「最近忙嗎?我好像沒問妳,就叫妳出來玩,真是不好意思耶!」

 

魷魚見我稍微恢復正常了,也就又開始和我聊了些關於他們學校的事情了;一切都很自然,也很自在,我們真的沒什麼,看來,都是因為太在意學長的話,才會變得彆扭、奇怪。

 

原本以為,這次的假期,就會相安無事下去了;誰知,一到晚上,逛墾丁大街時,學長又有新花招了。

 

「學弟,買一條項鍊啊!你看,這一條貝殼也不錯。那一條小墜子,看起來也很可愛啊。」

「喔。」我有點在裝傻。

「喂,學弟,積極一點啦。人家是美女耶,都沒計較你這麼抱歉,你還嫌人家哩!」

「我哪裡抱歉?」

「嗯,學弟,有些事情,我們用眼睛看,就知道了,不需要自多言吧。」

「喂,你這個外星人,有完沒完啦!」

 

這時,小娘娘和大頭妹,也過來湊熱鬧。

「ET,你們在做什麼?」

「喂,學弟,叫學長啦,沒禮貌。對了,小娘,你要不要買一條項鍊送你學伴啊。」

小娘娘聽完,一臉疑惑,倒是大頭妹先說話了。

「唉,學長,這種小娘娘才會喜歡啦,你叫他買給我,等一下,他就會叫我買給他。學長,你想害我浪費錢喔。」

 

這下,小娘娘終於發現了,我們正站在項鍊攤前;果真,大頭妹說對了,小娘娘看到亮晶晶的珠母貝,眼睛也都發亮了。

「買給我啦,大頭妹,妳今年也忘了送我生日禮物啊。」

大頭妹一聽,右眼角不自覺得抽搐了一、兩下。

「學長,都是你害的啦。」

ET學長,忍不住大笑了起來,卻還裝坐一臉歉意的樣子。

「學妹,我怎麼知道,妳這個學伴,這麼的特殊。不過,……。呵呵。」

學長這一笑,眼睛又瞄到我身上了。

「不如,我就做做好事。小娘,我買項鍊給你,你不要煩大頭妹了,下次再叫她送別的給你。」

「真的嗎?學長真好,謝謝。」

「不用客氣啦,因為,我順便也要買一條送我學弟啊。」

「幹嘛?幹什麼要送我?」

我突然覺得有一項陰謀,似乎正悄悄地往我靠近,……。

 

當然,我知道,學長的用意,於是,我趕緊搶先付了兩條項鍊的錢,又拿走了項鍊。

「喂,黃魚,一條是我的啦。」

「知道啦,嗯,你的。」

「謝謝啦,感恩。」

 

而這時,原本和阿熊在一旁看海灘拖鞋的魷魚,正往我們的方向走來,我趕緊將另一條項鍊,慌亂地塞進自己的口袋。

學長仍是一副很奸詐的樣子,「學弟,好好加油囉。」

 

事後想想,當天還真是的,我一定是被我學長催眠了,無緣無故,我就浪費了我之前打工的錢,可惡,我一定是豬頭了,我應該趁學長付錢時,再把項鍊拿走就好了啊。真是的,我一定是被人潮給擠昏頭了。

 

隔天,天氣還不錯,我們準備去浮潛,不過,墾丁的風還真大,柏油路面上,都佈滿著海邊的細沙。

 

我和魷魚邊騎車,邊講起了,我們一群國中同學,一起去考駕照的情形,……。

 

「你還記得嗎?那個滷蛋,第一次感駕照時,竟然騎到對面的考場,實在是有夠誇張的。」

「對呀,他下來時,還一直說是魚乾的車子有問題。」

「咦,那一次,騎魚乾家機車的同學,好像都考兩次路考耶?」

「對齁,妳這麼一說,莫非,魚乾家的車子,真的會爆衝?」

「喂,小心,黃魚,看前面啦!」

「喔,對不起,對不起。」

「你在做什麼,講到魚乾家的車子,你就想爆衝啊!」

「沒有啦,我想起來,我也是考兩次耶。」

「對齁,你也是第二次才考過,不過,你沒有騎魚乾家的車子啊?」

「嗯,我是騎小猴子家的啊,那怎麼會考兩次呢?」

「啊,我想起來了,那時候,小鈴好像跟你喊了一聲加油,結果,你就騎出線外了。」

「什麼,是因為小鈴?」

 

「啊,前面!」

碰,碰。

 

「學長,黃魚那台車擂田了,大家快停下來啊。」

「黃魚!」

「魷魚!」

「先幫他們把車子搬開,快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ilica
  • 考駕照是我一生的痛,機車考三次才過,汽車也兩次才過,至今都是大家茶餘飯後的趣事!
  • 有過,比較重要!不要氣餒,就會成功了,給你掌聲鼓勵、鼓勵。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5/07 10:2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