湊巧,很多事都是一種巧合,沒有什麼所謂的不小心,沒有所謂的存心,沒有所謂的所以然,只是一切,都剛好是個巧合。

   

    接下來發生的事,真的是湊巧,只能這樣解釋了;就像,我湊巧考上了高中,又湊巧進入了師院,就是湊巧,只是這樣而已。

 

「喂,黃魚,有沒有怎麼樣?」

    「沒事、沒事。」

    「瑜甄,妳沒事吧?」

看阿熊一臉關心跌坐在我旁邊的人時,我才意識到,不僅只有我受傷了,我還載著魷魚。

我趕緊把機車推開,站了起來,而這時,阿雄也趕快問。

「瑜甄,怎麼樣,可以站起來嗎?」

魷魚點點頭,阿熊便趕緊將她扶起來。

 

等等,這畫面怎麼有些奇怪,阿熊似乎比較關於魷魚,咦?

對了,阿熊跟魷魚很熟嗎?瑜甄、瑜甄的叫個不停,怎麼這麼奇怪?真是一種令人不大舒服的感覺。

   

    那天,我載著魷魚,在我一個不小心的恍神中,那麼不巧就擂了田,當場,我和魷魚都被路面上的細沙,摩擦出許多的挫傷。整個情況,有點不太妙,兩個人短褲以下,都是傷口,根本不能玩水,於是處理完機車的事情,我和魷魚就決定先回台中了。

   

    超尷尬的,不是因為騎車跌倒受傷,而是,發生事情的前一秒,魷魚對我說的那句話,才是整件事情的禍首。

「啊,我想起來了,那時候,小鈴好像跟你喊了一聲加油,結果,你就騎出線外了。」

   「什麼,小鈴?」

    我當時在說完這句話就擂田了;沒錯,一切都是因為小鈴。

   

    高中和小鈴的事情,根本就沒辦法向人家解釋,像我這樣愛搞自閉,不喜歡人家煩,一副驕傲自以為是的人,怎麼會想跟向公主一樣的小鈴在一起?我想來想去,還是個謎。

    或許是一種病,當青蛙得到了公主那一吻,從此,青蛙就不再是青蛙,而是一位真正的王子;就是這樣的童話情節,在當時還是國中生的我們之間,變成了一種感冒病毒,而一個傳染過一個,一個接著一個。

     當時大家都想盡辦法,要討小鈴的歡心。補習班裡來個不期而遇;她生日時,大家都在校門口外三十公尺的紅綠燈下,等著送她禮物;放暑假時,大家紛紛跑到她家附近的巷子去轉轉,為的就是製造巧遇的情節。

 

     事情慢慢演變成一種風潮,似乎沒追過小鈴的人,就是跟不上流行;不喜歡小鈴的人,就是不夠時尚;如果,當大家都在談論小鈴時,你卻一句話都搭不上腔,就有可能隨時被排除團體之外。

 

    小鈴炫風,在我們國中畢業之後,仍沒有結束,在當時第一、第二志願,幾乎都是我們國中包辦的情況之下,小鈴的熱潮,遂延燒至我們的高中時期。

 

    當時,我們都是互相幫忙,一起追求小鈴,大家心想,只要有一個同學能追到小鈴,這段延續這麼久的國中愛慕回憶,或許就可以有個結果,而被心滿意足地放入那一段青澀少男時期的記憶,永遠被收藏起來。等到,我們都上了年紀,大家再拿出來聊,都會為彼此當年那種舉動,而覺得幼稚得可愛,就這樣,人生圓滿了,還有那一段令大家回味不已的童年。

 

    不過,不知道是不是一種潛移默化,大家都愛小鈴,大家都說小鈴,所以,我也漸漸地喜歡上小鈴。她就是那種遙不可及的公主,很可愛又很溫柔,睫毛很長,笑起來有酒窩,不過不太能夠曬太陽,她常常在升旗的時候昏倒。很像是童話故事裡才有的人物,總是楚楚可憐,令人想要保護,我們都是這樣而油然升起了對小鈴的愛慕心意。

 

    是因為這樣吧,我想來想去,我們都喜歡小鈴,所以我也漸漸的,真的好像喜歡上小鈴。於是,我開始有了不同的想法,我真的想要跟小鈴交往,不再只是參與小鈴幫的聚會,在那裡互相勉勵來勉勵去的,我決定了,我要展開行動。

 

    接下來的事情,坐我身旁的這個女生,她最清楚了。就是因為有魷魚的幫忙,我才能順利地追到小鈴;只是,我一直擔心會被其他朋友揶揄甚或排擠,所以,一向都不敢太張揚我和小鈴的事情。這種事情,就是很自然的,久而久之,大家也都知道了,於是,小鈴幫瓦解了,平凡少年愛慕公主的情結,也已然成為了追憶。大家遂都為我覺得高興,我能獲得小鈴公主的芳心,但其實,他們也會有點小小吃味的。

    「黃魚那麼爛,小鈴也喜歡,真是的,現在女生的品味,還真奇怪。」

    「真是委屈了小鈴,黃魚那種咖。」

    「唉,公主與王子夢碎。」

    雖然,大家批評我的聲音,時常耳聞,可這些我都不在意,我最在意的,是現在坐在我旁邊的這個女生,她當時的想法。

 

    其實,真的很丟臉,和小鈴交往的過程中,是充滿著挫折;原來,我不懂什麼叫做談戀愛。不管是約會,還是關心對方,我總是做得很爛,只在重要的日子,我才會表現出男女朋友的樣子,送送花、送送禮物等等。

    可我做得真爛,小鈴當時常常和我吵架,我們分手了好幾次,最後又都在一起,就這樣分分合合,我保證要改進,卻從未改進過;隨著高中畢業,分隔兩地,我們終於正式分手了。

 

    小鈴很受傷嗎?我不清楚,因為我對她,好像就是個責任,為了完成國中時代的夢想吧,那是種責任。只是,我覺得自己很受傷,為什麼談戀愛這麼麻煩呢?為什麼都跟電影裡面演得不一樣?

  

我常常這樣想著,小說、電影,不就是耍耍浪漫,讓女生崇拜,戀情就會順利又美滿嗎?怎麼,我和小鈴,天天都在吵架,天天都在跟對方說對不起。原來,公主也會生氣,原來,公主的任性,其實,也不怎麼可愛。

 

我和小鈴分手了,然後,我受傷了,不知道該怎麼跟喜歡的人相處,雖然有人跟我說,我是喜歡小鈴,但我並不愛她。於是,我了解了,喜歡和愛,是兩種不一樣的感覺。

 

小鈴受傷了嗎?和我這麼笨又遲鈍的人在一起。我沒問過小鈴,卻更怕從魷魚的口中,得知這些事情。我想我擔心魷魚對我的看法,更勝於小鈴對我的看法。之後,有人便對我說,我其實是比較愛魷魚的。我聽完,便哄堂大笑,喜歡自己的朋友,還愛上她,這種事情可能嗎?

 

閉上眼睛假裝在休息的我,坐在巴士裡,想著過去發生的事情。我和魷魚似乎都在被小鈴的事件牽引著,也許國中時期,我不搞流行的話,我和魷魚早就在一起了,只是我不想承認,從公主對象,轉成有點男孩子氣的魷魚,不知道朋友會怎麼想,所以,我總是不願意承認。

   

    還待在巴士裡,我看著魷魚滿腿的傷痕,心裡面除了對不起,我還是只能說對不起。可是,真的只是一句對不起,難道沒別的意思。我想起了阿熊叫魷魚的名字時,我覺得酸醋的氣味,頓時瀰漫了整個空間。

 

    我還是有些猶豫,但又突然覺得,很想說出口,可在這個時間點,魷魚會怎麼想?如果,我表白的話,她會怎麼想?我又是怎麼想的?

 

「黃魚!你不要裝喔,每次都逃避,快說,項鍊是怎麼回事?快說,黃魚!」

「要我說什麼?」

「項鍊啊!」

滷蛋的聲音有夠吵,我拿著項鍊,想起了從前,不知道該從何說起,我重新回過神看著滷蛋。

「都只是湊巧,我和她在一起,都只是湊巧,所以,項鍊就掉在了這裡。」

 

 

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