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19 

「裝什麼難過,你還會覺得觸景傷情嗎?」滷蛋終於受不了,他竟對著我咆嘯了起來。

我無法辯解什麼,連滷蛋都這麼說了;我默默地將項鍊拿到洗手台邊清洗了一下,唰一聲,撕下了一張紙巾,我慢慢地想將上面的水滴都擦乾淨。

 

從墾丁回來的路上,我看著身旁的魷魚,想起了以前的事情;當時,我的心裡突然有一個念頭閃過,那就是──我想向她告白。就是這樣的想法掠過我的腦袋,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思緒。

 

真的是她嗎,我一直想要的愛?

 

我有些越來越煩躁,腦袋瓜在混亂中越發無法整理出清晰明確的答案。

 

還是算了吧!我這麼想著;話都殺到了嘴邊,就快溜出我的心底,還硬是勒住了那些話語。

 

別破壞現在的關係,別輕易傷害友情,我情願相信:這都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。

 

於是,我笑了笑,又和魷魚說了一會兒的話;雖然有點討厭一直很愛偽裝的自己,但這一次的偽裝,卻是為了魷魚好。

 

不知道搭了幾個小時的車,終於回到了學校,我還是沒有將心底真正想說的話告訴魷魚,我仍是一派輕鬆地從機車棚牽出了機車,要載魷魚回她的學校。

 

魷魚倒是有些遲疑,當我從機車棚牽出機車時……

「快上車,已經很晚了。」

我故作鎮定,想像一切仍像從前一樣。

「嗯……」

魷魚一臉猶豫,似乎好像有什麼話沒有說。

 

「對不起,讓妳那麼晚回去。」

我還是沒有辦法假裝,自己並沒有想起對魷魚的心意,所以我反倒變得對她很客氣;但我知道,這只會讓事情越弄越糟,對一個那麼熟的朋友裝得這麼客氣,無疑是給這份友情,一拳重擊。

「嗯?」

魷魚顯然被我的客套話,給搞迷糊了。

 

我有些對自己的作賊心虛感覺到尷尬,便大聲地說著。

「快啊,上車。再晚一點,宿舍門就要關了。」

 

魷魚的眼睛朦朧了起來,我看到了,我卻還是假裝沒看見。她慢慢地爬上了機車後座,我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心酸,落在離我好遠的地方;她將她的手,抓緊了後座的置物鐵架,還將身軀挪到座位的末端。

 

我有些懊惱自己將事情越弄越僵,又不知道該怎麼辦;滿腦子都是自己的想法:怕失去這個朋友、怕自己傷害別人、怕再也沒有人懂得自己的心情、怕她會跟別人交往……

 

我的心情很複雜,所有的想法都繞著自己的利益旋轉,我早就忘記自己對著的,是一個活生生的人;她有自己的感覺,她有自己的想法,她有自己的選擇權……

 

一路上,我沒有再鼓起勇氣和魷魚說話,我只顧著自己往前騎,就像想擺脫後面的那個人一樣;機車的速度跟我放任自己的態度一樣,越跑越快,越來越快。

 

一個轉彎,一台轎車緊急迴轉,轉彎的半徑過大,我緊急煞車。

 

尖銳的煞車聲,戳破了我和魷魚之間的假性沉默;我不是討厭她,而急著把她送走;她也不是討厭我,也不是真的在和我生氣。我們都只是在害怕,一種改變的產生,對我們之間的關係到底是好的發展,還是毀滅的開端?

 

害怕的心,曾經在那一夜中,在那條沒有多少車子行駛的大馬路上,蔓延。我以為只要騎到了終點,這些恐懼與不敢面對的問題,就會消失不見。

 

好長的一聲煞車聲,我就快跌到在地;但我馬上想到今天早上才被我摔傷的魷魚,我趕緊用腳撐起還沒完全倒地的機車,而坐在後座的魷魚則緊緊抓著我,我所有的偽裝,也全都幻滅在一瞬間。

 

速度慢慢地消失中,車子停下了下來,我的大腿有些肌肉拉傷,還伴隨著早上傷口的隱隱作痛,它們都只是伴奏,為我狂亂的心跳聲伴奏著。

 

我停好了車,轉身抱住了魷魚,我哭了;離開童年之後,這或許是我第一次哭,淚水沖洗著我偽裝多年的那一副自大的臉孔,還有那無可救藥的防備心。

 

「阿宇,我沒事,你別哭。」

魷魚原本驚嚇到僵硬的手,也緩緩地環住了我,還輕聲地跟我說著。

 

我還是一直抱著魷魚,像是懺悔一般,我流了許多的眼淚,還直說著。

「對不起,魷魚,真的很對不起。」

 

(待續……)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Catwich
  • 這是...故事嗎?
    很精采的感覺

    對了,謝謝你來到我的blog
    以後還要再來喔 :]
  • 是...小說,還在持續寫......

    謝謝你的光臨,有空就多來坐坐喔。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7/31 10:40 回覆

  • proync
  • 希望有很好的結局囉
  • 小說仍持續在寫,未來的故事會有什麼發展,我把一切都交給了天啟,我相信故事本身一定會引領我,寫出精采的結局。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7/31 10:4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