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披著黑色斗篷的樹,已經是這麼不起眼了,還拼命地偽裝自己,像是要將自己隱形。多麼不可思議,聖誕樹的美麗,是因為它身上的裝飾,從來就不是因為它本身就是一棵美麗的樹。那我到底想將自己放逐到哪一個角落,我僅僅只是一棵不起眼的矮樹?

 

 

那一夜,我並沒有將魷魚送回宿舍,我們在一家便利商店一直等到天亮。邊喝著飲料邊說話,好像兩個人又重新認識一樣。

「妳好,我叫黃宇。目前就讀師院,有些適應上的困難,最不喜歡的教授姓田,他這週交代的作業,我半個字都還沒有寫。最希望的事,是希望時間能倒回從前,讓我不用再經歷那些爛老師的洗腦,讓我能夠更勇敢一點。」

 

 

算是和魷魚在一起了,不過就是缺少了些什麼,我之前就只是簡單帶過而已;我的確沒有勇氣,一點也不勇敢,就把和自己有關的一切都推給了順其自然。

 

 

自從那次小班遊之後,走在校園裡的我一直感覺到,彷彿被一種哀怨又有些疑惑的眼神給死盯住一樣。那雙細小的眼睛卻具有很強大的殺傷力,他不是別人,正是我的室友兼好朋友,阿熊。不知道是自己太疑神疑鬼了,還是真的阿熊怪怪的,我總覺得無論我上廁所還是去洗澡,從宿舍走到教室,還是去車棚牽機車;阿熊那雙有點淡淡的藍色,又有些灰白色霧濛濛的眼神,就像隻討人厭的蒼蠅,拼命死黏著我不放。

 

也許是出於心虛,我想起:我曾經跟阿熊大言不慚地說:「我對魷魚一點意思都沒有。」現在,我覺得有些尷尬了,所以也不敢跟阿熊提起在墾丁摔車以後的事情。但阿熊像是心結解不開的樣子,真像個怨氣很深的阿飄,無論我走到哪裡,阿熊就是一直跟到底,直到一個禮拜後,我和魷魚通電話約時間要出去吃飯之後;阿熊才終於開口跟我說話。

「喂,要出去喔。」

一句好沉重的聲音,阿熊的話語就像是從井底傳上來的一樣,有些令人毛骨悚然。

我有些不知道要怎麼回答,就只是點了一下頭。

阿熊接著說:「魷魚人真的很不錯。」

我正在雜亂的書桌上翻找著機車鑰匙時,阿熊又突然這樣對我說,我有些更感到茫然。

阿熊喜歡魷魚嗎?

他們之前一起出去過嗎?

阿熊有跟魷魚告白過嗎?

天呀,阿熊到底想說什麼啊?

一大堆問號,在我身旁飛來飛去,我拼命地揮趕它們,可它們就是不肯離開,還繼續盤旋在我的腦袋。

 

我向來就不太會跟人家相處,所以總是習慣裝酷,這不僅使我身價看起來高一點,正妹會喜歡我多一點;還可以使我避免掉很多應該解釋的時刻,因為我一向就不太會說話。

 

一秒一秒,時間用龜速在我眼前爬行過去,我緊張到冷汗滴落了一滴,嘴唇還慢慢變白。

 

該解釋嗎?我心裡沒有正確的答案。但眼下這樣的情況,我又該說些什麼,阿熊才比較不會覺得受傷?

 

因為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欺騙他。

 

我沉默了一分鐘,彷彿經過了一個世紀,阿熊忽然間狂笑,而我的心臟卻差點被他嚇到跳出來。

我說:「幹嘛,吃錯藥喔。」

雖然心裡想要好好安慰阿熊一番,盡量不要刺激到他,但我就是不會說話,一開口,又選擇用生氣的方式來偽裝自己的心虛。

阿熊又繼續笑著,「說,你是不是趁機跟魷魚告白了。」

「要你管,跟你有什麼關係!」我的音量又稍微撥大聲了一格,還企圖矇騙過關。

阿熊又拍了拍我說:「愛就是愛了,怕什麼,有那麼丟臉嗎?」

「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」我將頭轉開,面向寢室的門。

阿熊現在完完全全呈現一副準備逼供的模樣,「有什麼好怕人家知道的。」

「沒什麼,我只是不想跟不同水準的人說話而已。」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,就是一副想要裝死的樣子。

「啊,別裝了,要去約會齁。」

「沒聽見。」

「啊,就是有在一起啦,大家快來看喔,黃魚臉紅了。」

「神經病。」

「哈,一向冷酷的黃魚,竟然會害羞耶,大家快來看喔,樓上招樓下快來喔,大家看來看喔。」

 

 

我不知道,我怎麼了,我竟然會抵死都不想承認自己喜歡魷魚,不想承認想跟她在一起,不想承認已經和她在一起……

 

在阿熊的嘻鬧之下,我一反冷處理的態度,竟對他說:「要追,你自己去追。」

阿熊有點愣住了,他看了我一眼,然後不屑地說:「我是喜歡她那樣的女生沒錯,但她竟然不喜歡我,反而喜歡上你這種懦弱的人。」

 

阿熊離開了寢室,我在他之後也離開了,寢室裡只有我們兩個人,但ET學長當時就在門外,我走出去時,假裝沒有看到他、沒有看到剛才發生的一切。

 

也許,我更期望的是,大家不會注意到我,不關心我的一切,這樣一來,我或許會好過一點,身為一棵脆弱又矮小的樹木。

 

(待續……)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waypurple
  • 冒昧問你﹐你該不會是男生吧?

    畫風非常少女系呢..淡雅天真柔美..
  • 習慣畫很溫柔的東西,有時連自己也覺得是不是有些太孩子氣了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8/17 11:22 回覆

  • waypurple
  • 太神奇了 如果小王子是每個成人心目中的童話。
    你出產的﹐是小公主版。呵!多了一些爛漫的渲染﹐也更夢幻。(以前看幾米的畫﹐有時候會有很強烈的悲傷﹐你的畫﹐連悲傷也是淡淡的。很治療系耶。)

    文字和圖畫感覺不一樣。小說和詩也不一樣。我特別喜歡你的圖瀰漫的感染力。(城市裡很多懶人啊)
  • 很高興您喜歡我畫的圖畫,感謝您的來訪,有空要常來坐坐,逛一逛這裡正發生的故事^^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8/18 13:4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