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醒來,第一個念頭是什麼?我想:大該都是孤單……

我一直都不承認,自己是害怕孤單的,一直到那樣的一天到來。輾轉從朋友口中得知,魷魚去英國的事情:幾月幾號,坐幾點的班機,是什麼原因突然出發了,是什麼樣的事情,還在影響著她的心情……

 

沒有任何表情,朋友對我提起時,如果不是曾經那麼地在乎過,我或許會繼續追問下去;但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,除了一句祝福,我什麼話都不會多說,我越是假裝平淡,越是能感覺到心口裂出一縫,那叫做傷口的感覺。

他們對我說的,其實我也想問明;關於她的現在,還有沒有我的過去;她是否還記得有一段叫做往昔的故事,和那一個我硬寫下的殘忍結局;她是否後來讀懂了,我一直沒說,一直放在心裡的那些真心。

 

一個人從外邊剛進到屋裡,我沒有喝酒,只有淋雨。脫下了浸滿雨水的外套,原本是淺灰的顏色,現在都變成黑色的了,吸飽水的重量很重,被我硬甩上了客廳裡的獨座沙發;那個樣子是我,緊縮的身軀、癱軟的心,留下了,直到現在還看得清楚的水漬。

不想面對現實,縮在牆角邊的,一直是我。一再和自己強調著,別人騙了我,別人欺負我,什麼都是別人的錯,那個人還是我。自卑的情結,長期以來一直沒被治癒,反而因為一些芝麻綠豆點大的事,卻又變本加厲。

那一夜,我帶著一顆濕答答的心,獨自在黑暗中坐在套房裡的地板,沒有意識地直盯著時鐘瞧。像是一個剛學會看時鐘的孩子,我不停地對自己說:「長針走到十二的位置,現在是一點了;短針往下移一格,長針又過了十二的位置,現在是兩點了……」不停地數著數字間的距離,以為一到二當中,還會有其他的數字;忘了關上的窗戶,風灌進來太冷,雨水沿著髮梢滴落到地板上,它們在為我數數,一分鐘裡面會不會有其他的奇蹟,那是多出來的三千六百秒,讓二到三之間的距離,長得連黑夜都捨不得離開……

沒有闔上雙眼,在我以為還會接到電話的那一夜;等清晨的第一道陽光,從窗台邊射進,我眨了一下眼睛,竟然還有淚水從右眼滑落。連一通道別的電話也沒有,她的世界,再也不是我能過問的故事。而我開始高燒不退,有那麼一陣子,我連小鈴的電話也不接。

那是一種感覺,過去一下子離我好遠;明明昨天,我才在數學課上和魷魚借了一塊橡皮擦;明明上一秒鐘,我才剛和魷魚成為男女朋友,我還聽見了她爽朗的笑聲;但那過去的點滴,就像倒轉的電影,快得讓我無法呼吸,還讓我一下子和往昔靠得如此近;那距離,看得見卻不能碰觸的過去,畫面怎麼都不肯暫停,直到我留下了遺憾的眼淚。

 

後來,我清醒了;原來,我害怕被孤單、寂寞找上。當有些事情再也不能對她說,當有些話只能放在心中,我最害怕和她之間的距離會是這樣的漫長;但人生總是這樣,越害怕的東西越會變成那樣;先放手的我,以為會不痛,但結果卻出乎我意料……

 

那陣子,小鈴常問我說:「你是最愛她,還是最愛我?」

我不假思索地說:「我愛我自己。」

這答案倒也沒讓小鈴覺得訝異,她每一次聽完,就哈哈大笑地說:「誰也不會是你心中的第一,但我卻是你第一個女朋友。」

我沒有回答,和小鈴在一起,一切都不用太認真地去想,我可以悄悄地療傷。

好幾個夜裡,有那麼一段時間,我期待等在門外的人,會是另一個人;雖然每一次都失望了,但我知道,我也拒絕不了現在的這個女孩,無論她什麼時候需要我,我也一定會出現在她身旁。

 

那一段日子,我過了生平第一次有辦派對的生日,我知道,小鈴一向愛熱鬧,時常就為我找來朋友聚會。有蛋糕、有朋友,的確讓我在苦悶的實習生涯中,還留有一些值得懷念的片段。和小鈴在一起的時間,有一種虛榮的感覺再度從心底竄起,剛好可以壓抑我的自卑感,讓我在小猴子和滷蛋他們面前,顯得可以特別的輕鬆自在;就算一事無成,我總算還是有可以讓他們羨慕的地方。

這或許是自欺欺人,是朋友的,一眼就看穿了。我生日那天,在蛋糕被蠶食鯨吞之後,小猴子硬是把我拉到樓下去說話,藉口很糟糕,說是要去買滷味,天曉得大家在一陣披薩和炸雞、蛋糕塞滿嘴的情況之下,還有誰想再吃點東西。但他就堅持要去買,就這樣半拽著我的手,走到了樓下。

我真的喝醉了,啤酒、水果酒亂混一通,嘴巴裡盡是難聞的氣味。我問:「要不然去超商買酒就好了。」小猴子聽完非但搖搖頭,還一本正經地說:「你打算就和她這樣耗下去?」「誰啊,什麼耗子啊?」我晃著已經有點發昏的腦袋,沒頭沒腦地問著。「別騙了,這樣就醉了。除非,你是不是聽到沒有個十年,.魷魚是不可能回來的事情。」我沒有說話,但小猴子卻還是一連串的逼問。「你不愛小鈴,小鈴也不愛你,你知道嗎?魷魚搞不好就是因為聽到你跟小鈴又在一起了,才會氣得出國的。你不要再傷害別人了,你清醒一點。你不愛的人,還有人愛……」

我是真的醒了,從「魷魚十年內不回國……」那時就醒了。我沒聽錯吧,「還有人愛……」小猴子是不是在說小鈴?他是喜歡小鈴的嗎?一直都這樣,還是最近的事,我怎麼從來就不知道?

酒都醒了,還是繼續裝醉,我假裝想吐,一口氣衝回樓上的套房內,望著小鈴想著:她畢竟是天使送來的禮物,我絕對不會輕易謝絕了她的好意。只是,她喜歡小猴子嗎?無論是當初還是現在,我似乎從未聽她提起過。

 

也許我的寂寞和她自己的寂寞,是小鈴回頭找我的原因,也可能是她再一次離去的原因;但這一切,我都不在乎,也不必去在乎。

回想當時,一聽完小猴子的話,我還真的希望,魷魚提前離開的原因,真的是因為,我再次傷了她的心……

 

(待續……)

 

前情提要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唯藍moriposamomo 的頭像
唯藍moriposamomo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