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慢的車,並沒有經過我要去的地方;我想我還是只能選擇走路,就這麼在路上走著,我還是喜歡安靜的小路,沒有路標的指引,和我即將要去的地方一樣,那裡沒有路名、沒有地址,那是個被叫作──家的地方。

 

我聞到一股油味燒焦的味道,坐在慢車裡,我剛從高中校慶的瘋狂日子裡逃出;一個小時前,才以一封代寫情書的報酬,換到了同學的兩肋插刀,左閃右躲中,還機警地躲過了穿著便服假裝成外校同學的糾察人員。我和滷蛋、小鈴就約在火車站,地點是山城,往南走往北走都好,能夠有機會在上課時間溜出來(雖然那天是星期日),任何事情都值得我雀躍。

那時,滷蛋和我說:「要好好把握。」

我沒有轉過頭去和他說什麼,只是依舊望著窗外;雖然那一刻的風景裡,也有小鈴的身影映在玻璃窗上,但我卻突然起身將老舊的車窗打開,一陣風吹進來,是新鮮的空氣將柴油的味道瞬間吹散。我那時才回滷蛋說:「羨幕,不會自己去交一個。」

滷蛋聽完我的話,似乎有些不舒服,「不夠意思,你自己有了,就忘了我的福利,你不是有幫我約你妹嗎?」

我這下才想起來,咦,怎麼會是三個人而已?我轉過靠走道的那邊,這才注視到我身邊的小鈴;而她只是聳聳肩膀,一副輕描淡寫地說:「她不能來,她說她有事。」

滷蛋聽完似乎有些失望,他喃喃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,然後像是在唱歌;我對這一切都感到疑惑:魷魚沒有來,他就有必要這麼失望嗎?

於是,我過去拍拍他的肩膀,他卻跟我說:「可是我早上有遇到她,她跟我說,根本就沒有人約她今天出來玩,而且她今天一大早才答應要和高中同學去看電影……」

我對整件事背後的真相,並沒有興趣,我當時也只是笑笑對滷蛋說:「下次再補你一個正咩……」

沒有興趣搭理其他問題,我正和我的麻吉還有令人稱羨的校花女朋友出來玩,只是方法有些糟,坐一趟慢車溜出去玩,結果那強烈的味道,讓人很不舒服,我確信:所有的不舒服,都只是因為柴油引起的。

 

不想再搭車,因為沒有我的位子;當家族一群人出去玩時,他們竟然忘了我的位子……

我爸說:「他星期六晚上還要補習……」

我媽說:「一切以考上大學為重,高中生是不適合出去玩的……」

其他人說:「別逼他逼得太緊,只怕是期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……」

車子走了,從我面前一輛一輛地開出去了。

我說:「我才高一而已……你們只是忘了有我……」

 

連公車都不願意,因為信任問題;當車子馳騁在南投的山路間,我只看見我放在腿上的背包,像坐了雲霄飛車,先是拋向了左邊一個阿桑的位置,然後又溜到座位底下,我又看見它從一個大學生的位置被拋向上方,接著,一個緊急煞車,它便這麼從走道上,一路滑向司機旁。

我想起身去拯救它,但我根本無法行走,整車的人都開始搖搖晃晃,只見大家的身子左搖右擺之後,都紛紛拿出塑膠袋;一陣難聞的氣味從前方飄來,風還沒來得及吹散,然後又是一陣茶葉蛋和胃酸混合之後的味道。完全站不起身子,公車一路如入無人之境,開始在山路上甩尾,等所有乘客都撐到下山的第一站,大家紛紛下車,在馬路邊繼續嘔吐了起來。

第一次學人家當背包客說要去環島,結果,第一站就嚇到病倒,只好提前結束旅程,直接坐上自強號回家。

 

騎機車的方法好不好?我無法作出任何解答。如果,以時速五公里慢慢地行走,會不會讓過往的一切全都改觀?我載著魷魚去墾丁的時候,如果我們不摔車,會不會就不用走到告白後還彼此互相傷害?我載著自己的心,在人生的路上奔馳時,如果能慢一點,不要那麼快,是不是我就不會選擇和小鈴亂愛,會不會就此我就不用和魷魚分開?

滷蛋說:「逝去的,不會再來;但你到現在還欠我一個正咩,沒有交代。」

小猴子說:「我愛的人,她已經捨不得從你的懷裡走開,你是她很重要的人,而我卻還在她的世界之外。」

我說:「如果每一刻都可以重來,我希望我可以選擇,對自己坦白。」

 

用什麼樣的交通工具,才能讓我們往人生的旅程中,速度漸漸慢下來;用走的,或許只是拖延時間,讓我在那該去的路上,拼命迴旋。握著車票,我還不想走得太快,雖然車站廣播聲已經傳來,往南的火車已經靠站,但我還是不想起身走向月台……

但停下來的動作,卻不能使我的人生放慢;就像這一班車走了,下一班車還是會來,該面對的事,它永遠都會在前方等著,並不會因為時間過去了,它就不存在。

 

(待續……)

      前情提要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唯藍moriposamomo 的頭像
唯藍moriposamomo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