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光線會隨時折射扭曲,只有心才是最明亮的眼睛。

「兇巴巴,小心嫁不出去。」

「小氣鬼,不幫我寫作業,就是小氣鬼。」

那是我的聲音,正對著小姊姊大吼大叫,一想到功課寫不完,還要被念不夠用功,童年的我只想到責怪別人的不是。

生氣,通常可以生氣很久,不過,都是我一個人在生氣;想當然,小姊姊根本不會理會我的無聊,她還是依然在客廳看著電視笑得好大聲。

「那是我的時間,我要看別台的卡通。」我走過去,輕而易舉搶走了小姊姊的遙控器。

「我快熱死了,我一定要吃冰,而且要吃到一滴都不剩。」這個討人厭的小孩依然是我,我在夏天的廚房裡,輕輕鬆鬆就搶到小姊姊從鄰居那拿回來的冰淇淋。

「我就是要騎腳踏車,我現在就要騎。」這個固執的小孩仍然是我,其實我明明只想賴在家裡好好看電視,但就是因為無聊,我希望小姊姊不要出去趕快來陪我玩;胡鬧下,我又不費吹灰之力得到了騎腳踏車的機會,但一坐在腳踏車上的我則是一臉茫然,其實哪裡都不想去。

這就像種無趣的遊戲,我喜歡生氣,然後藉由生氣來逼迫小姊姊先跟我說對不起;可其實錯的人,明明是自己,但就是愛耍賴,想讓小姊姊知道:最好不要讓我生氣,要不然倒楣的是她自己。

但這遊戲有時候真的很不有趣,我玩來玩去,就是等不到小姊姊跟我說對不起;後來,我總是先低頭對不起,聲音小到像是在跟地上的螞蟻說話,我不確定小姊姊有沒有聽到,然後我便馬上裝作沒有事情。

我有時候還會很得意,因為小姊姊似乎也會因為我在生氣而對我特別禮讓;但直到一個午後,一只風箏,所有的事情都改觀了。

那是小姊姊拗不過我的意思,只好在無聊的星期六下午,蹲在地上幫我做起報紙風箏;那是在阿嬤過世以後,小姊姊親手為我做的第一個玩具(不是為了學校的作業)。

一只風箏,我在巷子裡快樂地跑來跑去,那是個愉快的下午,我想像自己就像風箏在飛;除了那只不是很美的風箏以外,小姊姊還幫我做過紙杯風鈴、紙盒跑車等等。

在當時,看著大人借錢過日子的童年裡,自從阿嬤離開之後,我就只剩下小姊姊可以作伴,她除了要忙自己的學業以外,還要幫家裡作家庭代工。她總是幫我做好玩具,就一個人又默默地回去作家庭代工的工作;曾經我天真地以為,那是因為她不喜歡玩遊戲,也不喜歡玩具,但那真是事實嗎?

很多年之後,當我放著一只漂亮的傳統紙鳶時,回想起當時小姊姊的風箏;原來,那是愛,不是因為我耍賴,真正在我每次胡亂之後就得逞的原因,是因為小姊姊對我的友愛。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VIRGOSPICA
  • 小姐姐的手還真巧,會做的東西好多haaha

    那麼小還要做代工真的辛苦

    Virgo
  • 在那個家庭代工很盛的年代,應該多多少少很多人都有幫忙過~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10/06/15 13:14 回覆

  • annie7872
  • 呵..以前台灣的大姐往往就是小媽媽..
  • 沒錯,姊姊都等同於媽媽一樣,甚至比媽媽還疼弟弟妹妹。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10/06/15 13:04 回覆

  • dearjiau
  • 當年的任性頑童已經長大成熟了吧(笑)
  • 長大了,想想還有過去的一切可以回味,不知不覺,幸福原來就在身邊~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10/06/15 13:0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