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不清是別人要求的,還是自己想要的,當所有困惑都快擠爆腦袋時,找出答案的最好方法,就是傾聽自己的心。

很多時候,總是分不清自己要的是什麼,也判斷不出別人又希望從我們身上要些什麼。

一張空白的考試卷,不能說完全空白,起碼有油印過的痕跡,有老師認真努力的記憶……

一張純然潔淨的考試卷,真的很乾淨,連橡皮擦的屑屑都沒有出現,連立可帶走過的路徑都沒有發現……

原子筆沒有問題,一滴水都沒有漏,藍色的、黑色的,一枝枝排放整齊,就緊緊捱在一兩枝鉛筆的旁邊,空間有些小,必須要縮住手腳無奈地躺在鉛筆盒裡面,但這不是藉口,也不是理由,拿出來轉轉,透透氣的意願都沒有,直是叫原子筆們更嘔。

沒有什麼是會忘記帶的,連筆蓋在上面旋轉的痕跡都沒有,也許還會有摺痕般,總是因為令人嚮往的自由而想要搞怪,一隻小鳥、一架噴射機、一個機器人……真的沒有摺痕,那是多麼的乾淨,是全班最乾淨的考試卷,在每一節課當中,安安靜靜地飄來,又無聲無息地飄走。

鐘聲一響,開始計時,時針和分針比賽,看誰跑得慢。

鐘聲一響,分針似乎開始衝刺,還沒想透徹的問題,下一節課繼續想,管它們是不是有在比賽。

時針就要挪動一格了,那是最後的衝刺,問題還是沒有解答,就跟每一張發下來又收走的考試卷一樣,頭腦一片空白。

還是在想著,卻愛把時間花在看手錶上面,還有幾分鐘可以想這個問題,還是先擱在一邊,在剩下的時間裡,好好想一下要如何跟試卷裡的題目交代。

只有名字是證據,老師也不忍心寫下大大的紅色筆跡,一個零,那該有多明顯,只是一個零,只佔了一題題目的位置,就緊緊跟在名字後面。

「為什麼要考試?」

這是我的問題,困擾我已久的問題;不敢問老師,只好回家繼續問自己。

滿滿的一大堆零,不在父母的銀行存款金額後面,它們是各自分開來的,一個一個站得直挺挺的,就在我名字後面。

左思右想,也找不出最滿意的答案,直到小姊姊敲了我的腦袋,第一個答案,出來。

「我不覺得考試有用。」

又被敲了第二次頭,第二個答案出來。

「我不想要讓人這樣草率地測量出我的智商。」

又被敲了第三次頭,第三個答案出來。

「我不知道考試都寫對了,是不是真的代表全都會了。」

又被敲了第四次頭,第四個答案出來。

「我……就是不知道,難道測驗就一定要用寫的嗎?」

無數次之後,我開始不再推測真正的答案,只因為小姊姊對我說:「你要的是什麼,你自己知道嗎?」

仍舊不知道考試究竟是為了什麼,但我也想跟老師、同學一起去找出答案,就算目前,大家還是不知道是為了什麼,但我仍相信:總有一天,無論做些什麼,或是別人要求我們做什麼,都是有一定的答案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唯藍moriposamomo 的頭像
唯藍moriposamomo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