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是場大型的魔術,那種從遙遠又黑暗的遠處,就在巷子裡的盡頭,或是深夜無人的大馬路上,在那很遠的地方,某一端傳來的聲音,我沒搭上火車的那一天,還是中途逃跑的那一天,我當時向某人還是某神,拒絕。

 

阿熊站在萬花筒的裡面,他竟然出現在我的穿衣鏡前,不是面對面,像是種呼喚或是求助的哀怨,是背對著,那令人感到不安的畫面,他自從喝過酒的那天,他在喝醉時告訴我,透過手機,在他那含糊不清的言語裡,我聽見他踢了罐子,路邊的鋁罐聲,鏘鏘鏘。我當時問阿熊,「你是在公園附近,還是在家裡面?」

阿熊沒說話,只是大力地呼吸著,然後緩緩地咳出一口痰,在一連串類似嘔吐的聲音過後,他用著那早已疲累的喉嚨對我說:「再連絡。」

沒有聯絡了,已經很多天,我的日記上,我把阿熊喝醉的那一天,定為第一天,覆蓋在某人部分的上面;反正已經脫了妝,是水性原子筆的傑作,我幾年前當時想對某人說的話(也許有愛),可惜,我早已看不見。

第一句,阿熊討厭起某某人……底下原來的句子,我今天很想跟她見面。

第二句,阿熊沒有去考試,阿熊是個專業的業務高手……底下原來的句子,如果可以,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然後是她在身邊,我應該會覺得心滿意足。

第三句,冤家路窄,還好紅色炸彈都只到阿熊那一邊,我仍漂泊中,沒有人會記得我。底下原來的句子,什麼魷什麼喜歡,她來了,什麼什麼笑得很……我喜歡什麼什麼,想約……

第四句,阿熊快被大學同學氣死,他說他不認識他們。底下原來是,她陪我打球……我跟她……愛看她臉紅的模樣……

明明是寫阿熊的事情,但卻嗅得到魷魚的氣味,我在心中自我安慰,阿熊和魷魚未了的情緣,我正在幫他們牽線;可怎麼牽線?聽說魷魚還在國外,也有另一方說法,說她早已經回來;可怎麼牽線?「我」這個字夾在中間,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,我像好幾塊破碎的鏡子,散在魷魚的大學時光裡,散在阿熊的現在和過去。這不是萬花筒的奇景,而是令人感到悲傷的劇情,我總以為自己習慣孤獨,別人都不適合我,我也不適合別人,就請愛情都遠離,離開這個鏡頭不清晰的世界,我是塊發霉的潮濕之地。

 

怎麼寫日記?我吃飯,我睡覺,我沒人說話,阿熊已經失去聯繫三天,最後的一句話,只是風聲,空洞的令我無從判斷。

只能持續作夢,在夢境裡,阿熊的背影,我看見他曾在大學時期的意氣風發,他是教學幽默風趣的實習老師,他是教學態度認真的實習老師,他是教授們最喜愛的學生之一,但終究,僅止於此。

於是,我也去喝醉了。

我不是最優秀的學生,也不是認真的實習老師,但卻是堅持一定要考上的流浪教師;坐在公園,我望著別人結婚的喜悅,二十、三十……以後的時間,我又會在哪裡?

和阿熊聽到的聲音一樣,我也聽到那風聲,從遠處的另一端深處傳來,有人在叫我,如同阿熊掛掉電話之前一樣,有人叫著他,我確信,當時真有人在叫他。

「黃宇,黃宇……」

我從自己的意識中醒來,我在一間百合白的房間裡醒來,全是木造的家具,除了一個──是人影,是穿著灰色套裝的女人身影,那人走過來跟我說:「老公,起床,要上班了。」

驚醒,我趕緊從床上躍起,看不清女人的微笑,卻感到她正微笑得看著我,然後馬上轉身。接著,被莫名力量牽著走,我像是自動地機器人正為自己的身體穿上衣服,一整套的西裝,我完全無法控制,有另一股力量催促著我走出房間,還逼我拿起不熟悉的手機和鑰匙還有一只黑色電腦包。

像是被大力地踹出去,我想,有人正命令著我要去上班;可是,我該去哪裡上班,我真的有在上班嗎?忽然間,公寓的車庫開出一輛白色的小車,那裡面有兩個人,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女孩,她們正對著我揮手,還對我說:「老公(爸爸),上班小心喔,加油。」

加油,加什麼油,這裡又是什麼樣的鬼地方?一定是夢吧,我就知道是這樣。我試圖讓自己清醒,還拿起鑰匙,開了剛才走出來的鐵門,我又走了進去,接著是想洗把臉,冷冷的冰水一潑,我期望自己能趕快醒來,從這間狹窄簡陋又堆滿小孩玩具的公寓裡醒來,從那陌生女子的臉孔中醒來,從那稚嫩卻模糊的小孩笑聲中醒來,我得醒過來。

拼命地潑水,卻在每一次睜開眼中,又看見穿著整齊西裝的自己,難道不是夢嗎?也許,睡一覺就會好。離開浴室,我走向剛才醒來的房間,忽然有聲音正在呼喚,「黃宇,黃宇……」

又是那聲音,或許那就是通關密語,我怎麼進來,就該怎麼出去;感到十分開心,我開始尋找那聲音,是從很深的地方傳出來的,我於是拉開所有的抽屜,還搬動櫃子,就在我試圖移動衣櫃時,我清楚地聽見那聲音,一打開,我竟看見穿衣鏡裡,是清晰的阿熊身影,側著身子,他對我說:「你也走在和我同一條路上了。」

驟然間,時空被轉換,那個在PUB喝酒的我,那個窩在圖書館看古老怪書的我,那個在當兵期間蹲在冬天寒冷河邊的我,那個正在寫日記的我,然後是哭聲,我感到自己在哭,像一個嬰兒般地哭,無法言語,太多吵雜的聲音,「考老師,考公務人員,你一定行……」

我想逃,我使盡力氣想要跑,又是那昏暗的小路,我記得我曾在那裡見過,是見過關聖帝君,在某次作夢的時候;也許是因為一份熟悉,我趕緊向黑暗裡走去,儘管那是條小路,我卻相信,那一定會有通到光明的地方,只要我相信。

 

(待續……)

以前的故事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唯藍moriposamomo 的頭像
唯藍moriposamomo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