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    你知道有種心情,叫做逃跑,當一部分不自覺想要逃離時,而另一部分卻又想要身陷其中,假裝自己從不在乎;可當這種心情逐漸蔓延開時,你便分不清,你的陷入,到底真是一種灑脫,還是一種不負責任的逃避。

   

    我戰戰兢兢地打了電話給魷魚,分不清楚是怎麼樣的心情,我記得那時,我總是跟阿熊說。

    「我不是不想照顧朋友一下,而是不想讓她誤會。」

  

 可我已經這麼說了,卻還是撥了通電話。

    「喂?」

    「喂?」

    「黃魚?怎麼了嗎?」

    「沒有啦。」

    「那你怎麼突然打來,是還在跟教授們嘔氣?」

    「不是啦,我……。」

    「嗯?」

    「我,我是想說,問妳有沒有空,我們班想去墾丁玩,我想說,妳要不要去?」

    「墾丁?你們不是很忙嗎,那個什麼專案的,不是都很趕嗎?」

    「沒辦法,被壓榨了那麼久,偶爾也要輕鬆一下啊。」

    「嗯,那什麼時候?」

    「就這個禮拜五、六、日。」

    「五、六、日?禮拜五,我有課耶!」

    「那,嗯,妳是想說?啊,妳有時候也要出來走走嘛!我看妳念了一年大學,非旦沒有之前那麼開心,還時常心事重重,不如就趁這個機會,好好地放鬆一下,怎麼樣,要不要去,全看妳自己決定。」

    「嗯,那我想看看,是不是可以翹課一下。」

    不知道為什麼,我聽到這麼婆婆媽媽的魷魚,就忍不住想要訓她一頓。

    「什麼想看看,要不要翹課,高興就翹啊,重點只是妳想不想去而已。」

   

魷魚停頓了很久,我想是我太兇了,我好像常常忍不住,就想幫魷魚作決定,卻從來沒問過,她是否願意接受我的建議。我記得,我學伴她們,總說我脾氣好、人溫柔,僅僅對女生而已啦,而對於男生,就總是很固執,只想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看法。想到這裡,難不成,我對魷魚就是對哥兒們一樣嗎?當真,是這個樣子嗎?

   

    魷魚終於又出聲了。

    「好吧,我去。那我是自己要過去你們宿舍那邊等嗎?」

    「不用啦,我去載妳。不過,要早一點喔,我們那天很早就要出發囉。」

    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

    「嗯,我同學在找我,那等一下我再打給妳,問有關填旅遊平安險的資料。

    「OK!」

    「拜。」

    「拜拜。」

 

    掛上了電話,我又彷彿是跟一個女生講完電話一樣,只是,我的確都會想强迫魷魚一定要去做什麼;那這樣,我到底是把她當哥兒們,還是另一種關係,我是不是不自覺得,像是在保護自己的東西一樣;那這麼說,我把她當寵物囉,嗯,好像有一點點這樣的感覺,……。

 

    已經很久,沒有主動約魷魚出去了。過去,高中的那段日子,我為了追小鈴,於是常常約魷魚出來,而主要的目的,只是想旁敲側擊地問她,關於小鈴對我們班男生的印象。現在想想,還真是有點過分,我想,她也清楚我主要的目的吧。

   

    可是每次,她總是很認真地回答了我的問題,這讓我對於自己的行為,越想就越覺得可惡;不過,她卻又時常喜歡半開玩笑地對我說。

    「你不會是想叫我幫你追小鈴吧!可是,小鈴很喜歡我喔,你想追她,那不如先喜歡我,這樣,你跟小鈴又多了一點相像的地方了。」

 

    是真的出自於對朋友的關心,還是真的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,當時,我總是沒太在意她的話語,而只是專心著,關於小鈴的部分。

    「妳說,我和小鈴有相像的地方,是哪裡?」

   

    可魷魚那時看起來似乎又很輕鬆,她總是又笑笑地跟我說。

    「你們都一樣,喜歡依自己的心意行事,你們也都像需要被人家捧在手掌心上的公主、王子;還有,你們總躲在自己的世界裡。」

 

    我想,她真的是出自於對朋友的關心,不過,也可能是我記憶模糊了。回頭想想,我還是比較在意她說小鈴的事,就是那些公主、王子,搞自閉的事,聽起來並不覺得好的、是優點,可當時的我,第一次聽到時,卻是相當的開心,就像是極想要戀愛一般,連這些缺點聽起來,都像是緊緊將我和小鈴繫在一起的紅線。

 

    說實在的,站在朋友的立場,魷魚算是盡心盡力,除了默默地幫我和小鈴製造機會,又假裝從來不知道我和小鈴的事情,這樣的朋友,真的是很令人感動。但站在她的立場想,我這麼做,似乎有點過分了,還沒追到小鈴時,我幾乎常常約魷魚去玩、吃飯、讀書的,追到小鈴後,就忙著和小鈴約會,連一頓飯也沒再請過。高中畢業後,我和小鈴分手,之後,我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,不想再多去關心別人,可是魷魚她一有空,卻會想到我這個朋友。這樣比較起來,我還實在是有點太超過了!

 

再仔細想想,我對於魷魚,似乎是像在對寵物一樣吧。國中的時候,我當時,覺得她很聰明,心智比同年齡成熟,所以,我一直就把她當成了我的垃圾桶,我對家裡的不滿,就全往她身上倒,但她似乎都不以為辛苦,作為我的垃圾桶;她是真的很願意聽我說話,也很想讓我快樂,所以,我很喜歡她,就是她,這個朋友。

還記得,她以前最常安慰我的話。

「不想說的話,就不要勉强自己對別人說;畢竟,大家都該保有一份寂寞的權力。」

寂寞的權力?說的真好,因為有她的陪伴,我倒是對自己的一些奇怪想法,開始慢慢釋懷。

這樣說起來,我一直都被魷魚這般的寵著,小鈴也是。那這麼說,是不是,我和小鈴才是魷魚的寵物;而且,我們還都是任性的寵物,對主人不是只有撒嬌而已,我們還會時時抱怨我們的不滿,好讓主人能夠無限包容,我們越來越無法自我控制的胡鬧。

 

想到這,我不禁對於自己的想法,感覺到莫名的恐懼,真是越想越多了;只是,一場班遊而已,又不是只有我和魷魚單獨出去,我到底,是在擔心些什麼?

 

還好,阿熊催促著我上課的聲音,將我從自己混亂的思緒裡抽離。

 

總該終止了吧,關於我過度對別人看法的一種瞎操心,……。

 

一個禮拜的心情起伏,總算在星期五的來臨時,走得不留痕跡;我們一行人,六點便從台中出發,開始往南部前進。

 

只是火車上,好奇的ET學長,一直三不無時地越過阿熊和我的身影,直盯著魷魚瞧。

阿熊問學長,「看什麼?」

學長只是搖搖頭,自言自語著,「奇怪、奇怪!」

阿熊於是很不耐煩地說。

「你不會自己去問你家學弟喔!」

阿熊說完,便起身,拍了我一下。

「你學長找你。」

我於是和阿熊換了座位,阿熊坐到了魷魚旁邊,我則是坐到了ET學長旁邊。

 

「學長,什麼事?」

學長仍是搖搖頭,卻不說話。

我平常覺得學長只是頭異常的大,並沒有特別怪的地方,但現在,我可以肯定,他真的怪怪的,可能真的是外星人,也許,也只有外星語言,才能和他的腦波溝通上吧。

於是,我沒繼續搭理學長,我轉身就想回到原來的座位上。只見,阿熊跟魷魚剛認識卻聊得很開心,我心裡,頓時出現一個想法:原來,是阿熊想要認識魷魚,才故意激我,叫我約她來?

就在我還在揣測阿熊的動機時,學長卻叫了我一聲。

「黃宇。」

我轉過頭又坐下,回應著。

    「睡醒囉?」

   

    但學長不像平常一樣地跟我抬槓,反而,卻一臉笑得很曖昧地說著。

    「黃魚,魷魚很喜歡你吧,你為什麼要辜負人家的心意呢?嗯,不應該這樣說,應該是說,黃魚,你為什麼要一再逃避自己的心呢?害我一直以為,魷魚是不是長得太醜,……。」

 

    什麼?這個ET,他到底是在說什麼?我怎麼聽不太懂,還是我聽錯了;突然之間,我覺得一陣暈眩、耳鳴,好像所有的聲音,都瞬間離我遠去了,……。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5904668
  • 老實說,你的第一段話,我看了反覆四五遍


    是阿,一部分是逃離了,卻還有一部分是想陷入的
  • 人總是矛盾的,在還沒有明確的想法之前,游離著任何的可能,......。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4/29 10:1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