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    很多人早已習慣,用不屑又輕描淡寫的語氣,談論著,關於他人感情世界的想法。

   

    想開口又不想要尷尬的心情,在巴士裡狹窄的空間,到處竄;我連眼睛都不敢睜開,只能像裝睡一樣,想偷得一點自在。但腦袋裡關於魷魚,我和她之間的事情,車上冷氣嗡嗡嗡地作響;以為是上了發條,動了一下就好,卻關也關不上,心像縮水了一般,只剩下眼前這件事;如果,話沒有說出去,我的心也許會空了一大塊,像偌大的停機坪,沒有飛機可降落的悽涼……。

 

    還想假裝下去,越是嘴裡不在乎的事情,越是格外在意。阿熊和魷魚之間的互動,倒讓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。

 

    童年的時候,父親常對親友說:「我家阿宇很聰明,以後一定會有出息的。」他不是在讚美我,我聽得出來,年紀再怎麼小,我都一樣分辨得出來,他不是在讚美,他只是想保護我;他真的只能用這種方法保護我,讓我不被別人發現,我或許真有些發展遲緩,還有些天生體弱多病,但更多時候,他們相信,我也許,還有些智能不足。

 

    「大隻雞慢啼。」我父親同友人理直氣壯地說。

    那是我童年裡,最常聽到的一句話,我知道,我父親是想掩飾,他在掩飾我的弱點、掩飾我的缺陷。他有些無奈,又有些擔心,在資訊不發達的過去,父親只擔心著這些症狀,會不會是永遠的;會不會帶在我身上,就一輩子了。

   

    好多人的安慰在身邊圍繞,我當他們是忍住笑意的一種慈悲,也許,父親常說的那句,「大隻雞慢啼。」才是對我最大的安慰,因為,我也是這麼想的。我總覺得自己的確有些不一樣,於是,我當自己與眾不同,我當自己的口吃、固執、愛哭鬧,都是一種蛻變前的徵兆。

 

    這樣愚蠢的想法,很多人認為,我總是很懂得安慰自己,真是如此嗎?我想,我壓根兒也不覺得自己有缺陷,我一直都這樣以為,所以,才能堅強地成長過來;直到遇見了魷魚,我開始覺得,原來有些時候,不需要靠強壯的正面思考,我也能活得這麼自在,這麼的坦然。

 

    「你又在發神經病囉。」

    這是同學間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,而我常常都以為自己沒聽見,也許,時間一久、次數一多,我還真以為自己真的聾了,也許,從來就沒好過。聽不見,別人說的關心還是嘲諷,長得弱小,似乎就注定,從小便要被關注,亦或欺負。

 

    剛開始我是聾了,後來我也啞了,因為聽不見,所以也不用辯解了,反正,我就是體質虛弱、身形弱小,再多說什麼,只會換來更多的嘲笑;所以,我開始假裝聽不見之後,就漸漸不說話了,我只用筆寫啊寫,寫滿整本課本,滿滿的都是我想說的話,只是我不確定,真的會有聽眾願意聽我說話嗎?

 

    不說話之後,偶爾下課時間,我也開始像看不到教室裡的其他同學一樣,我和自己玩,我和自己猜拳,我和自己玩賓果,我和自己和教室,除此之外,整間學校都沒有人,我感覺到很自在。

 

    「你兒子,唉,的確要去看醫生了。」

鄰居的阿姨們,跑來跟我爸媽建議。原因,他們的孩子都看過我在學校,對同學不理不睬,他們相信,我是真的聾了。

我父親聽完哄堂大笑,「我兒子都還會看電視,怎麼會聽不到!」

鄰居阿姨:「不一定啊,也許他只有看字幕啊。」

我父親開始有點不爽了,「看字幕,我確信我兒子沒問題,他考零分回來時,我一吼,他就知道要把考卷藏起來,還知道要逃跑;這樣看起來,妳覺得我兒子聽力有問題嗎?」

鄰居阿姨訕訕地笑了幾聲,「你說沒問題就沒問題囉,我們只是好心,都這麼多年的老鄰居了,只是關心一下嘛,誰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問題呢?」

父親已經有點聽下去了,他簡直就想大力地將門關上,好讓鄰居們都嚇一跳;尤其是隔壁阿柱的媽媽,她的嘴巴最大,幾乎可以算是我們這一鄰當中,最厲害的角色,不過她一向膽小,聽說只是一隻蟑螂在她家客廳飛起來而已,她就嚇到昏倒還送了醫院。

但父親還是忍住了怒氣,他送走了鄰居,還輕聲地關上了大門。

 

我想,父親一定是怕人家又會說閒話,只好刻意裝得不在乎;其實,關於我是不是智能不足,還是有沒有問題,我不用多作觀察,就能夠知道,嘴裡說不在乎,心中卻很是在意這些事情的,就莫過於,現在這個在鄰居走後,獨自坐在客廳嘆氣的先生了。

 

擔心歸擔心,但我父親還是時常滿懷著信心對我說:「大隻雞慢啼,你以後一定要考上大學,讓鄰居們看看,你一點問題都沒有。」

 

「我一點問題都沒有。」我也是這樣相信的,所以縱使我小學成績再怎麼差,我依然相信是老師沒有教,我才不會的。

當然,這麼笨又這麼自以為是的小孩,怎麼會有朋友呢?但命運總是那麼的出奇不意,我認識了一個人;在默默地崇拜她兩年之後,直到升上了國中,我才順利地和她同班,和她成為了好朋友。

 

國小五年級的那一年,隔壁班來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孩,她總是紮著兩條辮子,頭上繫兩支蝴蝶夾子,辮子上又綁上了緞帶,看起來很是溫柔可愛。她叫游瑜甄,也就是我的國中同學,魷魚。

 

當年,她剛轉來時,他們班的同學都很喜歡她,把她當小公主一樣的看待,只是一個禮拜過去了,他們漸漸地發現魷魚的真面目。外表溫柔的她,竟是體育健將。

 

「我──,我不要進去!」

聽這聲音,肯定又是魷魚他們班上在打躲避球了。原本,打躲避球是所有國小男童最喜愛的運動,可是,在魷魚他們班上,情況卻相反。躲避球場上,男生都只能乖乖地進去內場受死,而女生則是在外場接受魷魚的指揮,讓男生也嚐到被球K的滋味。

 

而自從魷魚來了之後,我們學校的田徑隊,也是紛紛想要魷魚加入;因為,大隊接力中,如果你只有看到,有一棒傳給一個女生的身影之後,那個女生就不見了,而他們那一隊又瞬間換下一棒跑的時候,不要懷疑,你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,還是那一隊作弊給人家切西瓜,因為,你沒看見的那一棒,就是魷魚。就算是眼力在好的人,也只能看到她剛接棒的瞬間,以及她往前爆發的那一刻,接著她就交棒了。

 

她就是一個運動這麼厲害的人,讓我這種曬到太陽就會昏倒的男生,真的是崇拜不已;不僅如此,她還是全校第一名,常常每一科都滿分。這使我想起我父親常跟鄰居說:「國小還不準啦,國中的成績比較可靠,所以我們阿宇現在考不好,並不代表,他以後就不能考上醫生。」

嗯,如果我父親的話有道理,那像魷魚這種文武全才的女生呢?難道,她以後就會「大未必佳」嗎?

 

魷魚,真的是個很令人崇拜的女生,她不僅會讀書、會運動,還會幫人家解決問題、紛爭;只是有一點,我感覺到有些恐怖,那就是魷魚的脾氣,總會突然變成一座火山,然後大家就只好開始逃難。

不過,這都是要怪小學時期的男生,總是愛欺負女生,所以天生喜歡打抱不平的魷魚,當然會看不慣,而伸出援手去幫助那些被欺負的女生。只是,她的手段,總是有些殘忍,……。

 

現在想起來,我還是會不寒而慄,魷魚那麼可愛的一個女生,怎麼會有那種嗜好呢?真是的……,怎麼會這樣呢?

 

(待續……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宅
  • 花木蘭~~~~
  • 嗯~~~ 1- -111 呵,......
    ........... 1 0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6/05 12:15 回覆

  • 啦啦熊
  • 要跟這樣的女生相處,命可真要夠硬阿
  • 嗯......這讓我想起了,最近一個朋友,這個禮拜正要去跟體育系畢業的女生相親......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6/05 12:1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