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Ohlala家發現的新世界:YOU ALL HERE

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向左還是向右,我沒有想過,一切就是這樣,順其自然吧!綠燈了,我也只能繼續往前走……。

 

「喂!十點半就是十點半!你們這些人!」

一向就很像菜市場阿桑的魚乾,一看完手錶,就對每個人破口大罵。

「拜託!我們算很準時了!也不過,讓你多等了十分鐘!」

小猴子還是講話,沒頭沒腦,哪壺不開提哪壺的,一直激怒著魚乾。

「拜託!有到就好了!最晚來的,就叫他請客!」我趕緊提議著。

「對喔!黃魚說的不錯!還有,等一下打球,飲料也叫最後來的,順便請一請吧!」

「贊成!」聽到有好康的可以A之後,魚乾比任何人都高興。

 

天氣還是很炎熱,我熱得有點不耐煩,撥了撥頭髮,我說。

「喂!太陽都已經那麼燙了!要打球,不會約早一點嘛!」

「別生氣啦!就想說,打完可以順便去吃飯啊!」小猴子趕緊解釋。

這時,魚乾卻突然問起。

「咦?黃魚!你真的要去念師院喔?」

我一聽,根本就不想回答;心裡想著,還有什麼好說的嗎?就父命難違啊!

但,魚乾卻一副不死心的樣子,移動了身體,正往我的方向,一步步地靠過來;我趕緊別過頭,結果,最晚到的碗公,便救了我。

 

「喂!你們怎麼這麼早就都來了?」

「先生!不早了!」魚乾趕緊說。

而小猴子,也拍了拍碗公的肩膀說。

「對!最晚到的請客!

我也附和著。

「最晚到的,當然要請飲料!請大餐!」

「不要這樣嘛!你們看不出來,我很可憐嗎?我是重考生耶!我爸才剛幫我繳了補習費,這下子,我們家,恐怕就要斷糧了,你們,竟然還敢叫我請客!」

「嘖嘖嘖!斷糧?那你怎麼看起來像少東,一點也不像乞丐啊!」我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對碗公說。

小猴子也向我使了個眼色。

「哇!你們看!新鞋耶!N牌的喔!不如,脫下來,抵押給我好了!」

「喂!不要這樣啦!我真的很可憐啦!我只剩這雙新鞋啦!」

「是嗎?」

大家一說完,小猴子和我,便把碗公的上半身架起來,而滷蛋和魚乾,便作勢一副準備要強行脫掉碗公鞋子的樣子。

碗公趕緊求饒。

「不要這樣啦!請飲料!好啦!我請飲料就是了啦!」

「早說嘛!」

我和小猴子便鬆手,碗公一個不穩,差點就跌倒在馬路邊。

「喂!沒事吧!」我趕緊拉了他一把。

「嗯!不過,只能喝多多喔!」

魚乾一聽,馬上說。

「兄弟們,上!」

碗公趕緊蹲下來。

「好啦!運動飲料啦!不要這樣啦!」

 

打完球之後,流了滿身的汗,當然,就是要找間有冷氣的簡餐店,好好地享受一下涼涼的感覺,……。

「就這間啦!」魚乾先說。

小猴子一副快被熱死的樣子,一邊搧著風,一邊說。

「為什麼?看起來不太涼耶!

「好啦!這間,讚啦!」魚乾拍拍胸脯。

「咦?事情不太對勁喔!莫非,有什麼陰謀?」

我一向愛瞎起鬨,捉弄別人。

「喔!就我有折價券啦!上次,跟女生她們來吃時,我跟她們要的啦!」

「喔!看不出來,魚乾!你行情那麼好喔!」碗公很酸地說。

「沒有啦!就剛好遇到啊!」

「喔!這麼剛好喔!啊!我們怎麼,都沒有這種那麼剛好的事!」滷蛋也接著挖苦魚乾。

「啊!信不信!隨便你們啦!我就是要吃這一間啦!」

「吃就吃啊!誰怕誰!」

「那就走啦!」

 

那是一間平價的簡餐店,店內的佈置很有特色,都是南洋風的感覺,而桌椅,全是用木頭手工製造,不是很平整,但每一張桌子、椅子,卻都是獨一無二。

 

「咦?要點什麼?介紹一下啊!」小猴子仍然很故意地說。

魚乾則有點不耐煩。

「隨便啦!要不然吃兒童餐啦!你那麼幼稚,吃這個最適合!」

「嘿!跟女生吃飯,沒有告訴我們,剛才,還在那裡裝無辜,現在,倒是理直氣壯了起來啊!」

「對啦!要不然,你想怎麼樣!」

「同學!你們聽到了嗎?魚乾在嗆人喔!」

說完,小猴子又使了個眼色。

滷蛋趕緊接著說。

「看來,最近,我們太少關愛、關愛我們的魚乾了!」

「啊!開玩笑的啦!就真的是碰巧嘛!你們知道的!班長住在我們家附近啊!就她們一群人出去時,我剛好就看到了!真的是這樣啦!」

魚乾連忙求饒後,又轉移話題。

「啊!對了!你們知道嗎?魷魚,考上私立的耶!」

「啥?什麼?」

大家一說完,目光全都聚焦在我身上。

「別看我!」

魚乾又趕緊說。

「咦?你都沒告訴我們,虧你們兩個那麼好。」

「喂!我們是很好!但她是我妹啊!家醜不外揚!」

「黃魚!你妹怎麼了?她不是小綠綠!功課又那麼好!」

「唉!一言難盡!點菜啦!先點再說!」

 

魷魚,我國中時代的同班同學,跟我超麻吉的!我很愛跟她聊天,也很欣賞她;其實,如果,不是因為,那個她,或許,我高中時代,也會追求魷魚的。唉!世事難料!畢竟,後來的事會如何發展,我現在也不知道!

 

「對了!你們知道嗎?小鈴!她重考了喔!」魚乾咬了一口豬排,這樣說著。

「啥?什麼?」

這時,大家又把目光,重新聚焦在我身上。

「不要又看我啦!」

「不看你,看誰!喂!黃魚!怎麼你妹,也掉到私立的;你暗戀的對象,竟然也會重考!」碗公一臉疑惑地問著。

「我怎麼知道,我跟小鈴不熟啊!」

「不熟?給人家偷偷暗戀三年了,還不熟!」

魚乾咬著豬排,還不忘修理別人一頓。

我趕緊回擊。

「拜託!要不然,碗公!你說!你為什麼重考?你可是第一志願耶!」

「呵呵!我太優秀了啊!老師都不懂我的智慧!所以,每一次考試,都是差一點就被留級啊!唉!不要說我啦!你妹和你愛人,跟我的情形不一樣啦!」

「對呀!黃魚!這是怎麼回事?」

大家飯也不吃了,還一致轉向我的方向。

「喂!我哪知啊!可能是失常吧!」

「失常?」

「喂!你們也太整齊了吧!又不是在合聲。」

「該不會是,你……?」

「我真的沒有談戀愛啦!我發誓!」

「真的?沒有亂玩愛情遊戲?」

「真的!你們要相信我啦!」

「是嗎?」

滷蛋、魚乾、小猴子、碗公,互看了一眼。

「那先說你妹好了!她那麼優秀,怎麼會?」

「好啦!別逼我!我慢慢講啦!」

 

該怎麼說呢?我還是無法向他們說起吧!其實,我也不是很了解魷魚的想法!雖說,一直跟她很好,但是,我總覺得,她好像有很多心事吧!

 

還記得,那年國三的『拒絕上高中聯盟』事件,我並沒有牽涉於其中,倒是魷魚,她是這麼跟我說的。

「想讀五專、高職吧!真的,是很想學一技之長!想學設計服裝吧!就是喜歡那些東西啊!」

我說:「可是,妳是全校第一名耶!」

「喔!那又怎麼樣!」

「所以,一定要升上高中的啦!要不然,林麗珠老師才不會放過妳哩!」

魷魚搖搖頭,說著。

「可是,這是我自己的人生啊!我還是會持續努力進修、升學,只是,方向不同而已啊!」

我還是有些不以為然。

「妳這樣說,大人根本就不會同意的!」

「可是,我真的,還是想要學設計……。」

 

事情,就是這樣開始的,後來,魷魚高中的時候,成績也不是很理想,始終都只能在中上的程度,我想,那次考試的失利,或許,跟她的心情,有很大的關聯吧!

 

那一年,我們上了大學,有些人重考,有些人讀了私立,一切,似乎都很平常,和一般的學生經歷一樣;但是,後來的日子呢?

 

想起魷魚,我真的,覺得自己很差勁,那麼好的朋友,竟然一點忙都幫不上;或許,讓我考上師院,也算是一種懲罰吧!

 

但對沒有目標的我而言,考上師院,到底是一種天大的幸福?還是一場無止盡的夢魘?

 

創作者介紹

窮的只剩下夢想

唯藍moriposa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dirrnd
  • 人物的綽號都是食物跟動物,還真有趣唷!
  • 呵!因為我很愛吃啦!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09/03/14 09:54 回覆

  • sunshinetoday168
  • 哈哈哈! 好生活化的對話,真的很有艋舺跟光陰的故事那年代的感受,黃魚如果真去追魷魚,那不就成了魷黃魚,諧音就成了硫磺魚,呵呵!
  • ^^真有趣。青春歲月裡的那一段,總是在後來人生中,成為無法忘懷的永遠~

    唯藍moriposamomo 於 2010/09/28 14:3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